盛志凡: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2.0-广电终端智能化的主引擎

CCBN2016期间,第三届CCBN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国际峰会上,广播科学院总工程师盛志凡发表了题为《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2.0-广电终端智能化的主引擎》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想跟大家汇报一下,内容大概有如下几点:

  • 一个是跟大家稍微概要的回顾一下关于广电智能终端的概念。但也没有一个非常严谨的广电智能终端的定义,我们对这个概念框一下。
  • 然后我们讨论一下广电智能终端怎么做,换一句话说就是广电终端智能化要怎么推进,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和方法来推进,当然结果肯定是智能电视操作系统。
  • 讨论完这个问题我想大家很想知道TVOS2.0我们是怎么做出来的,也就是它的工作机制,做出来以后它有什么特点和特色。
  • 然后给大家介绍一下广电总局对TVOS(智能电视操作系统)是怎么样规划和发展的,应该说现在非常明确,就是智能电视操作系统它将不局限于一个软件,它是广电智能终端的一个技术体系。
  • 然后再跟大家汇报一下下一步的考虑。

我们先回到第一个题目,广电的智能终端大概是什么呢?
我给了广电智能终端一个大致的图,硬件下面的软件加了个绿色方框,代表着智能电视终端,广电的智能电视终端其中的智能体现在什么地方,它主要是使用户可以自由的下载他所想要的业务,而且在终端不放软件也不放硬件的情况下面下载一个应用软件就扩展了一个功能。这是一个基本的概念,使用户可以用智能搜索的方式在海量的APP商店里面找到自己的应用,下载和流畅的运行起来,这是大家大致认识的智能终端的概念。

之前广电走过了比较漫长的道路,首先是硬件软件、操作系统里的软件和业务应用软件是绑在一块的,完全不可分割的,最早的机顶盒就是这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每次开发业务软件都要对整个终端软件做大的调整,而且针对不同终端,同一款应用软件,同一个类型的应用软件要开发一次,在一个运营商内部同样一个应用就要个性化的开发N遍,那么有一个业务标准化承载的东西。
针对这个问题后来就引进了linux+中间件这个做法,中间件解决了终端的业务,就是应用软件的业务开发标准化的问题。如果中间件做得好,针对不同的终端只要开发一次,或者针对硬件平台的个性化开发大大减少,这是我们所说的第二代智能电视终端。
当然随着发展也有高清之类的角度来划分,我这里只从智能化的角度划分机顶盒的代数,这个划分代数的方法可能和其它的不太一致。
那么现在走向智能终端是什么概念呢,不仅是业务的开发我们要标准化,同时业务的下载、运行智能化,它可以自动下载,这就是我们关于智能终端的概念,广电智能终端的概念里很关键的一个就是有一个智能操作系统,没有这个操作系统,在linux下的中间件是不可能实现刚才提到的智能功能的,也就是说终端还不是智能终端。

 

刚才大致简单的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关于广电智能终端的认识,那么对智能终端要怎么做呢?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年有不同的声音,也有不同的做法,归结起来有两大类做法。

一大类做法就是在硬件上面加一个智能操作系统,所谓的智能操作系统使得这个应用能够自由的下载、安装,这样不用换终端就使得这终端的功能个性化,使得随着用户的需求而扩展。同样一款机顶盒,某个家庭里的应用功能可能和另外一个用户的机顶盒是不太一样的,原因是下载的软件是不太一样的。
还有一个做法,普通的智能操作系统可能还搞不定,可能需要用针对电视特有的操作系统,我们目前称之为智能电视操作系统或者英文的简写就是TVOS来做这个事情。
那么我们广电终端的智能化到底采用什么样的道路呢?采用一般普通的智能操作系统,还是采用针对广电终端所需求而最终开发的智能电视操作系统呢,下面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一切从实际出发,也就是从需求出发,从广播电视和广播电视终端发展的规律出发来分析和认识这个问题。
实际上广电终端智能化承载了很多梦想,正如移动终端,就是手机智能化承载和实现的梦想一样,有些广电终端智能化所承载的梦想还是我们广电所特有的,或者说是我们广电原来就没有搞定,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智能化所搞定的,首先电视终端是大屏,大屏就是高分辨率,高质量的电视电影的内容,实际上内容产业对这块的安全要求是非常高的,这个对大屏的内容安全要求和对小屏手机的内容安全要求完全不一样,原因是一旦大屏内容破解后能产生很多的衍生产品,而这个衍生产品对内容业界所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而对手机小屏的内容破解后也衍生不了多少内容产品。
现在大家知道我们在推进4K、HDR、超高清电视,对这样一个4K、HDR、超高清电视即使同样用大屏相对高清电视而言,比如好莱坞为代表的内容业界,对这种同样是大屏的内容但是分辨率提的更高的内容它的安全要求也是完全不同的,同时我们从定位来说广电智能终端是家庭信息终端和家庭娱乐终端,所以家庭的很多设备都联到了这个终端上面,所以它的安全性要求和手机确实不一样,更高。再加上我们中国特有的特色对文化安全的要求比较严格。
我们处在媒体融合的时代,对媒体融合创新的支撑或者全媒体的处理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块是手机所没有的,或者说要求没那么高。
再有我们广电的特色,有线、无线、卫星协同的智能一体化,甚至广电和互联网的融合,这个要求是手机没有的,手机就是适配它的移动网,我们考虑广电终端的时候要考虑这个终端是不是适配有线网,适配地面无线,适配直播卫星,现在不仅如此,还适配电视网和互联网融合的终端,现在又谈有线、无线的融合终端,这一块往往取决于手机所没有的,同时我们的广电终端,机顶盒或一体机是家庭的信息终端,它是实现智慧家庭的核心器件,谁也没说手机是智慧家庭的核心器件,这也是完全不同的。
人机交互也是不太一样的,现在手机都是触屏交互,我们电视终端从遥控器开始可能有些扩展,所以对人机交互的体验要求完全是不太一样,手机是就在眼前看,而电视是躺在沙发上隔一定距离看,这遥控、操控体验完全不一样的,
还有我们对全媒体全业务的数据采集、大数据分析也不一样。
然后还有两个特色的要求,这两个要求是手机所没有的,一个是所谓终端标准化的要求,就是说手机的网络很简单,所以终端标准化基本上就实现了,我说标准化实现是什么意思,一个手机的配置可能有高有低,但是对全国任何一个王都可以接进去,对基本业务来说它能接进去,那么电视的基本业务就是看直播,看直播同样的能够支撑直播的机顶盒,歌华的机顶盒就不能挪到湖南去,这个是电信和手机所没有的,广电所特有的。
还有一个就是开放市场,现在基本上不光是我们中国,美国也这样,所以美国FCC也在推动解决问题,那就是要求终端机顶盒市场打开,打开是什么意思呢,美国的运营商也是,先把盒子搞到自己家来,然后再给到用户,运营商又不想到卖场去卖,因为它是封闭的。所以FCC在推动广电终端、有线终端的开放,实际上我们中国也是,但是手机里没有这个问题,随便到哪去买个手机入网就可以了,这是完完全全是我们广电所特有的东西,由此可见这很多是由我们广电发展历史上所造成的,有些是广电媒体融合发展所新引出来的,还有我们希望、我们的光荣和梦想所需要承载的。

总而言之,对广电终端它有很多很多特殊要求,对特殊要求怎么把它处理好很有讲究。所以如果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Android是一款智能操作系统,它不是智能电视操作系统,原因它不是针对电视做的,它主要是针对手机设计的,我刚才所说的那些功能都要在每一个APP里面所体现,到了智能终端的时代,不管是广电智能终端还是移动智能终端,在智能终端时代,终端就三件事情,硬件、操作系统、APP就完了,很简单。如果用安卓能不能实现和满足刚才我们那些的需求呢,应该说Android能够支撑对上述那些问题的解决,但是解决方案不漂亮,你需要在APP里面把上面那些问题都搞定。在智能电视里面为了刚才的需求我在智能电视操作系统里面开发和植入了有针对性的功能模块,这样当你解决那些问题的时候就很简单了,APP开发简单、便捷。所以应该说针对广电终端智能化应该开发一个专门的智能操作系统,也就是智能电视操作系统。
我们TVOS针对上述问题开发了专门的组件,我也稍微列了一下,我这里面有非常丰富的智能电视特色的组件,这些特殊组件是移动终端所不要的,也是Android所没有的,在这个里面我就稍微罗列了一下,数字电视组件主要是处理直播的事情,我们有全媒体处理组件,全媒体能够处理各种各样的媒体形态,包括直播、点播、OTT、IPTV、跨屏和本地播放的,都用一个媒体组件来处理,这样有什么好处呢,未来媒体融合发展的时候,不管媒体融合这个形态是什么,我一个媒体组件就能高效处理,这是媒体融合发展的需求。我们有网关组件,因为我们家庭管理终端将来会是一个网关,我们有支撑智能家居的组件,和冰箱、电视剧、微波炉等等,我们有针对性的大数据采集,我们有特有的人机交互组件,还考虑到广电终端标准化和开放性要求,我们把上面的接口统一了,在硬件下面也统一了,HAL层,做了这两件事有什么好处呢,业务开发可以完完全全标准化,能够大大促进业务创新,业务创新还要结合这刚才说的丰富的、内置的、智能数字电视特色的一些组件,这样使得业务开发非常非常的便利,我不需要开发这些东西,因为我在操作系统里有强大的功能支撑它,同时对硬件来说一是能够使操作系统和操作系统之上的应用软件能够非常迅速灵便的从一个芯片硬件平台移植到另外一个芯片硬件平台,不仅如此,有了这个以后,我们终端形态的创新将没有极限,只怕你没有想到,没有我们做不到的,极大的激发了智能终端创新的高潮,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Android是不能支持的,也做不到的,或者说,更大范围来说针对移动终端的或一个普通的智能操作系统是不能很好的支撑上述要求的。
这就是为什们广电终端的智能化需要有专门的操作系统,那就是智能电视操作系统。实际上对这个问题回答经过过去五年的反复疑问、争论,更多的是实践中摸索有了结论,这个结论实际上去年苹果发布它的tvOS就看的出,苹果以前有iOS,苹果以前做广电终端的时候就用它的iOS,从iOS1走到了iOS9,它突然发布一款tvOS,因为我商标已经注册了,都是大写的TVOS,所以它只好tv用小写,但是它这个动作实际上是非常清晰的讯号,目前来说,对于广电终端智能化要靠什么样的技术路线,苹果用它的行动作出了回答,就是广电终端的智能化推进要一款专门的操作系统,也就是需要智能电视操作系统。这也就是说智能电视操作系统是广电终端智能化的引擎。我们的观点非常清楚:推进广电终端智能化,需要智能电视操作系统,一般的、普通的智能操作系统是不能很好的满足广电终端智能化发展需求。这个里面有非常丰富的组件来支撑各种应用开发X,只要是我这个操作系统里有的功能APP就不需要重新开发。

我们TVOS2.0是去年12月26号在湖南长沙发布的,在湖南长沙发布以后现在在积极推进规模应用,在湖南、山东、华数、江苏等地开始规模化应用,同时也在用到直播卫星上去。

 

那TVOS是怎么做出来的?
很多人说TVOS是非常封闭的,就那么几个人、几个公司封闭的,藏着掖着就做出来了,我想跟大家如实报告一下,不是这样的,应该说TVOS2.0开发是创新的产、学、研、用的联合攻关机制来做的。在广电总局和工信部的联合支持下,也在两个司大力指导下面,组里有60几家单位实行组内开源、任务分块研发出来的,也是吸纳了华为的MediaOS和阿里巴巴YunOS的优点,然后和TVOS1.0融合,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创新。这边是参加TVOS2.0的单位,总体上来说我们是开放的,所谓开放就是我们有思想有观点有提案,我举个例子,实际上早在TVOS2.0没有发布之前发布时间就被领导定了,2015年12月26号必须发布,我们TVOS2.O全部的方案直到四月底才定下来,我们争论时间长达五个多月。我们有很多讨论,很多激烈争论,不是谁说一定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有一个完善的机制来做这个事。我们分了17个工作组,每个组按任务划分,开放参加。在最后面参与我们集成调试的大概有一百多号人,这一百多号人到广科院来集中调试,两个月加班,没有白天,没有晚上,没有星期六,没有星期天,每个公司还有一个家里的团队开发。

 

TVOS特点是什么呢?
刚才说了我们有丰富的特色的组件,先把整体的架构稍微的给大家介绍一下。
TVOS按层次化的结构分成内核层、HAL层、组件层,也有两个运行环境,一个是java平台,还有一个是支持H5的。同时在支持JAVA的时候考虑到生态的需要,我们兼容Android的应用,要兼容Android的应用至少要满足两点,一个是应用开发接口必须要支撑Android的API。第二是在组件层里也要有一些Android的模块,没有它那些Android的应用跑不起来,这也是很多人骂TVOS就是Android的原因,我也没法解释清楚,但是后面想了一个办法怎么解释。
TVOS出来那些丰富的组件以外,还有非常高效的全媒体处理架构和机制。这个机制能够直播、点播、互联网电视、跨屏互动等各种形态和各式媒体进行统一的集中处理,不管是JAVA平台还是H5平台应用软件,也不管是基于同一个平台下面各种媒体应用形态,就是一个媒体处理引擎来解决。以前包括在Android上面不是这样的,可以直播用一个媒体的东西,对OTT又是一个,对JAVA是一个媒体处理的框架,对OTT、也对H5又是另外一个媒体处理单元,所以它是分散的。这样一个情况处理实际上对媒体自身的发展是不利的,同时也考虑了对4K的要求和零拷贝直播播放和安全视频路径,能够确保4K高清视频播放流畅同时安全。这里给了一些JAVA的应用,包括H5的应用最后都到了这个媒体处理引擎来处理,这个图说明了这样一个应用平台,直播是怎么处理的,点播又是怎么处理的,我们支持DVBPlayer和OTTPlayer、不同媒体处理的封装、格式等,这些都能搞定。同时我们是支持H5的双平台,所以我们自己自主开发了一个自主高效的H5引擎,这个引擎一方面比较高效,同时实现了对媒体处理单元统一的对接。
TVOS安全特色来说是继承了TVOS1.0的安全架构,同时还扩展了基于硬件的可信安全执行环境,在基于硬件的可信安全执行环境之上,针对三大安全的要素和应用,一个条件接收也就是业务保护,一个是DRM就是内容保护,还有一个在线支付,建立了统一协同的安全手段和体系。结合我们TVOS的层次架构,它是个立体的安全防御体系,考虑的非常全面,硬件安全、软件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全面考虑,是一个立体的层次化的安全体系,一些基本的手段的是提供支撑的,在TVOS1.0下面引入了基于硬件的安全可信执行环境,这样一个基于硬件的安全是下一步4K高清电视所必须的,没有这个前面说的谈判是不可能的。我们在基于TEE又开发了DRM TA、DCAS TA、支付TA和外面的支付组件、DRM组件和DCAS组件来协同支撑满足不同的安全要求。

为了将TVOS从一个芯片平台非常方便的移植到另外一个芯片平台,我们在内核层和HAL层做了不少工作,这个也继承了TVOS1.0的教训或者经验,当时TVOS1.0第一个版本推出来的时候是基于博通的芯片,MIPS架构的芯片,后来把TVOS1.0移植到海思的基于ARM芯片上的时候,大概花了6个月,很痛苦。后来在定TVOS2.0目标的时候希望把底层的HAL层和内核整整好,我们的目标是一个芯片平台移植到另外一个平台,比如海思的平台移植到Mstar平台的时候我们希望最好是一个人一周就能搞定,当然假设这个人是熟悉TVOS底层,如果说还要学习的话可能要两周才能搞定。
我们是怎么做的呢?一个是我们针对媒体这一块把那个HAL层好好的做了做,产生了Stub机制。同时我们在内核里面,把内核那些功能,像内存管理、运算管理、文件管理这些功能统统和外面的驱动解耦,我们采用了DTS机制来解耦,这样的话就很快能实现,满足我们的目标。我讲个小的例子,12月26号发布的时候,实际上我们真正的版本出来是12月24号TVOS2.0才基本上OK,没什么问题了。20号左右基本上是OK的,但还是有些问题。12月20号,中兴通讯拿了Mstar芯片,就把TVOS2.0从海思平台就移植到了Mstar上面,在26号发布的那天我们现场演示的是湖南有线实网信号,我带着领导去看的时候很惊讶,当时是TVOS2.0但是是Mstar芯片,这一块说明我们做的还是可以的,要不然一周之内很难搞定。当然因为他们熟悉这块,但是即使再熟悉还是有工作量在这。上面这些工作使硬件可以标准化,硬件可以开放。

到底有什么办法来回答TVOS不是Android呢?为了这个问题也争论了好几个月,还不止几个月,因为这个问题从TVOS1.0就带过来,外界不断的质疑,我们也很苦恼,一方面是回答外界的质疑,但这个实际上对我们来说回答质疑倒是次要的,而真正是我们怎么样能够有自立,就是我们是自己创新,真正建立我们主导权、决定权,或者建立我们的生态,这是我们TVOS一直想追求想回答的问题。
最开始TVOS的目标不是采用Android,但是我们要兼容Android的应用,当然Android是伟大的,但实际上Android有多伟大,也不见得。我们也可以同样的回答,但是Android有一个很大的先发优势,因为它先出来,东西还是不错的,所以加上伴随着移动终端智能化的快速发展有很多很多厂家包括个人围绕它开发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应用,构建了强大的生态系统,这是非常伟大的。这是值得我们深深敬佩和敬重的。如何把Android的应用生态拿过来为我们用,这实际上是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
因为实际上操作系统它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坦率的说华为一家它完全能够做出一款可靠的操作系统,它钱也够人也够体量够技术也够,但是它为什么还是选择加入TVOS工作组和大家一起来做,回答就是生态,一个操作系统技术再好,我相信我国之前也开发出来了很好的操作系统,技术上可能与Windows差不多,但是最后都没成,不是技术不够先进,而是没人用,没人用以后技术就会落后,技术的发展随着应用的不断扩大不断深化上规模来不断发现问题,实际上很多东西不是一个理论上的高深问题,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个问题。出了这个问题才一定要解决。所以没有广泛规模化的应用就不可能搞定。所以一方面没有生态就没人用,另一方面没人用这个技术刚出来可能很好,但是随着发展不能演进就会死亡,所以操作系统是一个生态问题,不是纯粹的技术问题,所以我们选择了兼容安卓的应用。如何兼容?一个要把安卓的接口实现,同时组件里面把安卓的模块拿过来。

在TVOS2.0的开发过程中,有一个节点,2015年10月份左右,徘徊了很久的HTML5标准终于出来了,大家一看,HTML5对视频尤其是4K的支撑能力是足够的,也就是用HTML5来开发智能电视操作系统是可以的,不需要Java。所以刚开始开发TVOS 2.0时有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干脆走向H5就可以了,而且实际上工业界和学术界都认为HTML5是方向,走在前面的是韩国,韩国有WebOS,三星也在做HTML5这一块,后来,以阿里巴巴为首去韩国交流以后,认为还是要退到双平台。既支持Java又支持HTML5,我们后来决策是双平台。HTML5的冲动和回到安卓之后,广电终端的门类太广了,有有线、无线、卫星、OTT合作,有线里面还有城市内的高端品牌和农村的低端盒子,全部都用双平台似乎不合适,而且直播卫星的机顶盒从来没有用过Java,为什么不能直接用H5呢?所以后来,我们考虑TVOS2.0既支持双平台,所谓双平台就是Java和HTML5,同时也建议支持HTML5单平台。那么,如何借双平台的力来做单平台,也就是为了避免重复工作,如何借力TVOS 1.0已有的双平台来发展单平台,就像当时TVOS 1.0借力了安卓的应用生态一样,借用以后再创新。我们考虑采用可拼接可裁剪的架构机制,发展单平台时,把Java(也就是安卓的那部分组件)去掉,组件层里很多广电特色的双平台公共部分部件保留下来,这样就可以从双平台很快地孵化出单平台,这个已经完成了。
目前直播卫星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基于TVOS 2.0 HTML5单平台的直播卫星机顶盒,这个还采用了北斗定位技术、新的DCAS技术体系,今年在咱们展会上的总局科技创新展台上有展示,目前单平台也实现了对地面无线电视的信号接收。

双平台和单平台的都存在,代码如何管理呢? 我们设计了一个机制,用同一份代码,所有共同的代码按照功能和代码树的逻辑放在相应目录下,对于双平台和单平台各自特有的代码放在两个独特的目录下。
代码怎么获得呢?我们将在7月份左右将TVOS 2.0开源,目前是内部开源,目前参加TVOS 2.0工作组的七十多个单位都可以免费获得代码,而且承担了开发任务的工作单位都免费拿到了海思提供的2~3块开发板,有的更多,海思总共免费提供了几百块开发板。源代码在下载时,单平台和双平台都会一起下载,面向HTML5的代码就和安卓一点关系都没有。下载后,通过编译选项make -h或者make -c就可以分别简单直接生成面向单平台和双平台的执行代码。通过这样一个机制,就可以很好地回答TVOS不是安卓,TVOS 1.0诞生的时候,为借用安卓的应用生态,我们采用了兼容安卓应用的机制和办法,2.0的双平台仍然继承了这个特点,2.0仍然兼容安卓5.1的应用,这个比目前用安卓平台来做广电应用的很多机顶盒兼容的安卓版本都高,他们大多只兼容到安卓4.4,我们兼容安卓5.1的应用,还有双平台自己的应用,单平台上都是我们自己的生态。怎么通过双平台来支持单平台呢?刚才说的那些成熟的组件能够实现对单平台的支撑,直播卫星全线会采用HTML5单平台,一些网络公司在农网,例如华数在绍兴农网就会采用单平台来做机顶盒。单平台的规模发展就会反哺双平台的发展,这样就形成了双平台孵化支撑单平台,单平台的应用发展回过来支撑双平台,这样相互支撑发展,面对不同广电终端形态要求,用户可以选择相应的版本,而且代码是一起拉下来的,只是在编译的时候来选择。

下面这些图都是一些全媒体应用的界面截图,有直播、点播、互联网电视、轮播、智能家居、人机交互,都是从这次湖南发布会上实际运行的系统上的。 (00:50:00)
关于人机交互体验方面,我们现在很多游戏是针对手机发布的,是触屏的,因为TVOS兼容Android,所以可以把它运行在TVOS2.0上面。但是触屏你触不到,因为是电视机,所以我们在TVOS里面做了很好的智能适配,原来是面向手机的触控的游戏,现在游戏本身不做任何的改动就可以拿到TVOS上跑,因为我们兼容安卓应用没有问题,关键是在里面做了智能交互模块,可以使用遥控器或者手柄来操控触屏游戏,这样就解决了触屏交互智能适配的问题。也可以用手机来遥控操控,这是智能人机交互所用的模块。

我们还有大数据采集,Android是没有大数据采集这个模块功能,前两天我去广东有线开会,他们给我展示了一款具有大数据采集功能的盒子,我当时就问你这个是用什么开发的,其实我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了,他们说是基于中间件的,和我估计的一样,如果要用Android开发大数据采集的话,因为Android里没有大数据采集,所以它必须依赖每个应用自己来实现采集功能,那就复杂了,很多开发完的应用要修改。在TVOS里就不一样,原来的应用不要改,在终端里自动根据应用形态来进行大数据采集。

这是电子支付模块,我们还开发了基于TVOS发布之后可以随带一些增值应用。

刚才也提到TVOS2.0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智能电视操作系统版本的概念,它是广电智能终端技术体系的概念。正是由于要把TVOS看作、用作、当作广电智能终端统一标准技术体系,所以我们才考虑单平台、双平台,考虑有线、无线、卫星,讨论高端盒子和低端盒子这么一些要求,再考虑怎么样实现单平台、双平台的切换。TVOS将全面应用于有线机顶盒、无线机顶盒、直播卫星机顶盒、互联网电视机顶盒、IPTV机顶盒。一般来说,双平台成本比较高,可能用于有线、互联网高端盒子。单平台可能用于直播卫星电视端,直播卫星端高端盒子也会使用单平台,原因是直播卫星领域原来java就没进去过,现在也不进去了,java一个是有Android的很多事情,还有java本身的知识产权也没扯清。鉴于原来就没有进去,也鉴于现在HTML5标准能够很好的支撑视频业务,Java就不进去了,我们使用单平台。

同时TVOS2.0将支撑广电融合终端的创新发展,各种融合终端我们都支持,不光是有线,不光是单一的有线无线盒子之类,各种组合起来的盒子。这个图刚才说过一遍了,我再强调一下,引起大家再思考一下,智能电视操作系统用到广电终端,使广电终端实现智能化以后,它的创新是无限的,还正开始。为什么呢?因为TVOS可以支撑各种各样的全媒体,这样使得各种各样新的融合媒体业态的应用APP开发非常简便。再加上接口标准化以后,在一个地方针对TVOS开发的应用可以在全国,不仅在有线上用,也可以在卫星上用,地面上用,通通全部能连起来。这样很多人来开发,真的只有想不到,不怕做不到。这样融合的创新,业态的创新将会随着TVOS的发展、广电智能终端的发展蓬勃迅速地发展起来。

有一点可能大家想到了可能我没有想到,那就关于硬件这一块。我在抓TVOS的时候,硬件层HAL这一块我是考虑的,当时我是什么目的呢?就是一个芯片平台转移到另一个芯片平台比较好了。2.0的目标是将TVOS从海思平台移动Mstar平台,兆芯的芯片平台的时候,所需要的时间很少,一个人一周,这是个目的。但最近和朋友们、包括湖北的同志、包括厂商讨论,考虑的还不够深,仅止于表面,或仅止于操作层面。一旦这个事做成之后,因为HAL对底层的接口也标准化了,标准化以后对硬件形态的创新就会出来。不管你什么形态,路由器也好,机顶盒也好,一体机也好,只要符合HAL层的接口,满足要求,终端的硬件形态就不重要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因为我允许有这样终端硬件形态的变化创新,给了我们硬件厂商很多的空间,不仅是走向终端的标准化,它真正的实现了终端的开放化。终端不再为运营商所控制,更重要的是让硬件厂商可以有很多硬件创新的空间。这一点我相信随着发展将会证明。

 

后面

  • 还是要不断完善双平台,单平台直播星已经开了,计划今年7月份左右将有正式的产品推出来。
  • TVOS2.0规模应用很多运营商已经在推了,前不久我们也成立了广电智能终端产业联盟。产业联盟也是有很多的有线运营商所组成,他们也是大力的推广TVOS应用,
  • 然后也在启动3.0,到底下面要怎么做?哪个地方要做的更好?当然工信部也指示说当然知识产权这一块再加强起来,包括产业政策再加强起来。我们的知识产权是有的,但TVOS对外开源是不收钱的。也准备构建和完善TVOS开源社区,我们准备7月份正式对社会,对全世界开源,我们也引用国际一流的开源规则来做这个事情。
  • 同时为加强广电智能终端的质量管理,总局也会对广电智能终端和TVOS的软件进行认证。

 

最后我想说,我们处在广电终端智能化新时代的一个元年,2015年算是一个元年,TVOS开启了我们广电终端智能化的时代,我们希望产业界的同志们、朋友们一起共同来推动广电终端智能化,通过广电终端智能化的推进来推进广电媒体融合发展,广电业态的发展,同时推进整个智能电视相关产业的发展。

谢谢大家!

TVOS, 盛志凡, 广电终端 , 智能化

Copyright © 2021 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工作组.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3827号-3